折荒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我×剑心】同罪(慎入/病娇)

【注意】:

CP:我(优儿)×剑心
时代:明治十年。
背景:与剑心相识同居(雾)后第N天的某个夜晚。满足我×小剑心的幻想。

【灵感来源于新连载小剑的以下这段话】

“众人和平地欢笑着生活的崭新时代,要是人人都能迎来那个新时代,自己也能生活在其中的话……幕末之时我是抱着这种信念而挥剑的。所以即便是杀了许多的人,甚至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我也还是继续挥舞着手中的剑,双手沾满鲜血,双脚踩在血泊之中,只要一想到这些,自己就无论如何也无法融入那些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生活着的人们之中。既没有进行的目标,也没有可回的故乡,也没有可容身之所,成了浪人。”

————————————————————


      “优小姐,你干什么?”

        在他惊异的目光中,我亮出手中利刃,寒光闪现,他凭着常年混迹腥风血雨中本能的直感避过了第一击,绯红发丝于夜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

      “我要杀了你。”

      
       透过被撩破的纸窗,我无法想象自己被月光勾勒出的轮廓在他眼中形成了怎样的表情,一定难看又狰狞。

       他的眼睛依然泛着迷茫,正是那种一点也不生气的表情,那样的不该存在的温柔,一度遏制着我挥出匕首的力度,这份溢出的不忍,远远超过了当初所下的决心。

    

       像木偶般扑杀着,数次无果后仿佛耗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我不住的颤抖,在冷冽的晚风中努力抑制着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在脱力倒下的一瞬间,他疾奔过来接住了我。此生第一次,我跌入了那个渴望了多年的怀抱之中。

       那一瞬的触碰,让我产生就此死亡也别无遗憾的可笑念头。短暂的大脑空白使我放弃了仅有的理智与思考。听不见任何声音,取而代之的是强烈到近乎本能的欲望,那一刻我再也顾不得其他,于迷蒙的月色之下,紧紧拥住了那副不算结实的躯体,指尖死死攥紧余下的布料。

    

       在隔着衣料的热度传来之时,我终于感受到了感情与生命之重。如此,如此,浓烈。浓烈到窒息,让我贪婪地想要汲取更多,然后放弃一切溺毙在这温柔之中。

       我感受到发丝传来他轻柔的安抚,和辨不明语义的呢喃,在心脏像是被业火炙烤般的灼痛中我闭上了眼。匕首落下的同时,滚烫的泪珠滴下与他的鲜血交缠,将纯白的浴衣染成刺目的颜色。

       而我依旧这样抱着他,感受着怀中人生命流逝的分量,用自己的双眼去见证这地狱般的绝景。

       ※※※

       他从病床上缓缓醒来,睫羽无力地上翻,似要确认所在之处。虽然欣喜,但我没敢再上前抱他,只是一语不发地,定定地低头避过他的目光。不知过了多久,终是他打破了沉默。

      “看来优小姐你失手了啊……”他苦笑道,也或是感叹自己命不该绝,“虽然……不知道你与在下有何怨恨,但你若要继续,在下也无法反抗。”

       纵然到这种地步,他虚弱的语气中仍旧没有半分责怪。我忽然很想哭,但趁着这份痛与酸楚对上了他的视线,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现在我就是杀人未遂了。”

       顾不上他愕然的表情,我继续说道。

     
     “杀人带来的罪孽,是没玷污过手的人永远也无法理解的。我必须要和你站在对等的境地,同样感受过夺去别人生命的重量,才能与你一同背负这罪孽。如果你不能原谅自己,那么我亦是如此。”

      “这必须要让我刀口染血,而如果随便杀别人的话,依你的性子一定会认为是自己的错,没有来得及阻止悲剧的发生。而只有一个人流血不会让你产生负罪感,只有你自己,所以我选择了杀你……”

    

     “但我不会让你死的。即便我抱有足够的杀意,只有你,我没办法刺得深……”

      “现在我的双手染满了你的鲜血,不再是什么纯洁无暇的少女了。如果你还能接受这样的我,那么我也能接受这样的你。”

       

       如此一来,便不存在你值不值得被我珍视的这回事了。

      “我也是杀人犯了,与你同罪,剑心。”

评论(9)

热度(11)